当前位置 :主页 > 产品下载 >
班农离职利好中美关系顾镰墨
发布时间:2021-12-05

  借助“推倒雕像事件”,与共和党建制派终于扳倒了眼中钉、“另类”的精神导师及“白人民族主义派”代表、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。班农的传媒机器及其“理论体系”,为特朗普当选立下大功。在特朗普上任初期,内阁未就任时,班农权力达到顶峰,但在内阁就任、盟友弗林被逐、尤其是特朗普最信任的亲自由派的女婿与女儿相继进入白宫后,班农就逐渐被边缘化。

  在建制派代表白宫幕僚长普利巴斯辞职后,班农更形影孤单。当特朗普把白宫泄密的怀疑对象转到班农头上时,班农离职只是时间问题了。这次“推倒雕像事件”,给了特朗普最好的藉口。这样,经过一系列内部斗争,白宫从班农、建制派、子女派三足鼎立,变成以伊万卡与库什纳为首的“子女派”独大,麦克马斯特、凯利等军人派辅政的局面。这对美国的内政外交都有重要影响,中美关系如何走,更令人关注。

  班农的外交思维核心非常明确:第一,中国是最具威胁的国家,对中国强硬(经济、外交与军事上)是美国外交唯一重要的方向;第二,对中国强硬的重点在经济,只有贸易战上强硬反击,才可以在五至十年的窗口期挽回美国的颓势,否则美国弱中国强之势就不可避免了;第三,他认为特朗普在对中贸易问题上交换中国施压朝鲜的策略是错误的,贸易问题在首位,不应与任何问题交换;第四,美国应该立即动用世贸协议301条款对付中国。

  班农对华强硬的外交思维与他的另外两个想法相脗合:第一,在国际问题上,为了集中对付中国,美国必须从其他地区抽身,美国应该放弃世界员警的身份,也不妨与俄罗斯和解;第二,在美国国内问题上,经济问题是最重要的问题,族群政治反而是其次,只要能搞好经济,共和党就能连任,就能被摧毁,族群政治的问题就能迎刃而解,而美国经济问题就是对华贸易逆差。

  客观而言,特朗普在这些问题上的看法,大多与班农相差不远。但特朗普的立场远没有班农坚定。在去年初选辩论时,共和党候选人克鲁兹与卢比奥都指出:特朗普长期摇摆在自由派与保守派之间,不是真正的保守派。其实,对大部分复杂的问题,特朗普都只有肤浅、朴素、限于常识层次的认识,缺乏深刻的理解,更难以坚持。

  比如,特朗普固然一直在说美国需要公平贸易,停止贸易逆差,但其出发点大概只是“美国吃亏了”,而不是执意维护产业工人的利益。他自己的企业僱用大量外籍劳工,伊万卡的服装品牌在中国设厂,这都是明证。伊万卡与库什纳经常能影响特朗普,她们倾向自由派,维护华尔街利益,与右翼价值观的班农相差甚远。

  班农认为自己离开白宫,能畅所欲言,反而能更方便地领导“另类右翼”,反击,同时施加压力,防止特朗普“背叛人民”。如果说在美国内政与社会问题上,班农确实能给特朗普施加压力,让他保持价值观(比如移民问题、反对政治正确等),但在外交问题上却不是他想像中这么容易。毕竟,美国外交一向被“潜国家”(deep state)左右,外交部国防部中高层工作人员、各类智库、各路游说人士,加上大学学者等拥有话语权的人,大部分都是“建制派”,而外交场合也面对他国的反作用力,连美国总统如何处理外交问题都有各种障碍,不能为所欲为,何况一个在野的“民间人士”?

  班农退出后,美国外交转向已是必然。8月21日,特朗普宣布增兵阿富汗,打响外交转向的第一枪。选举时,特朗普形容阿富汗战争浪费金钱与生命,应该把这些钱留来建设美国,承诺上任后从阿富汗撤兵。但共和党建制派(特别是麦凯恩等强硬派),一直主张增兵。以国防部长马蒂斯、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与白宫幕僚长凯利等军人派“三剑客”早已制定增兵阿富汗的计划。麦克马斯特用一张70年代初的阿富汗街头女子穿短裙的照片,说服特朗普“西方生活方式也可以在阿富汗取得成功”,终于说服特朗普。

  特朗普此举计划与当初大力抨击的奥巴马政策大同小异,也与班农路线全球收缩的设计背道而驰。但最大的问题是,特朗普增兵所要达到的战略目标不明确,没有退出阿富汗的目标,很可能把美国长期困在阿富汗。

  美国增兵阿富汗对中国利多弊少。弊的一面是美国在阿富汗长期存在,影响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。有利的一面是,美国分散了资源,可能继续深陷与伊斯兰世界的斗争,投放在东亚的资源此消彼长。最近美国海军在东亚的废弛已有迹象,美国在东亚遏制中国可能有心无力。加上在伊万卡等影响下,中美关系可望迎来新拐点。 旅美学者

?